欢迎来到 - 北京PK10赛车微信群(薇信:87663701) !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微信文章 >

专访藏书家韦力:古旧书店与买书人是唇齿相依的关系

时间:2018-11-09 12:56 点击:
民国以前的售书方式比今天人性化许多,书商们会将一些书籍放在感兴趣的购书人家中,有时一放就是几个月,由对方仔细推敲,最终再决定是否买下。今天这种做法已经

藏书家韦力是一位博爱的先生,这里的“爱”特指“古书之爱”。拥有九千多部古籍善本的他因为嗜书,进而对古书交易这个行当以及经营者倾注了不少感情,四处寻书并结交同仁,交谈中时时不忘关心店家的生存与行业的未来,最终洋洋洒洒著成三本大书:《书肆寻踪:古旧书市场之旅》《书坊寻踪:私家古旧书店之旅》《书店寻踪:国营古旧书店之旅》。
在韦力先生看来,私人旧书店、古今旧书街与国营旧书店,这三者合在一起,才能完整地展现中国旧书业的现况,这是他寻访这些古旧书店的原因所在。韦力先生说,爱书人对古旧书店的经营者往往又爱又恨,但在这三本书中,他更多地扮演着记者或行业调查者的角色,更多的是客观描述。

专访藏书家韦力:古旧书店与买书人是唇齿相依的关系

《书肆寻踪:古旧书市场之旅》
不管是在行文的字里行间,还是访谈中,韦力先生都在表达以及强调“人情”和“感情”。他认为,买书人与卖书人之间不仅仅是简单的商业关系,它还包含着许多人情在,“这正是旧书经营与新书经营的最大区别”。走入熟悉的店堂,见到可以聊天的朋友,虽是寻书之外的快乐,但也是不可或缺的部分。他甚至奢想,有一天自己老到走不动时,也开一家旧书店,“不管来者买不买书,只要爱书人能够陪着我聊天谈书,就已经很快乐了”。
下述为澎湃新闻()对韦力先生的专访。
藏书之路
澎湃新闻:您以嗜书如命、藏书成癖而声名远播,您是如何爱上古旧书,又怎么走上藏书这条路的呢?是否存在一个契机?
韦力:我是上个世纪60年代生人,那个时期书店里的书很少,买书的方式与今完全不同,买书人只能隔着柜台伸长脖子去盯着沿墙而立的书架,想看哪本书则请服务员取出放在柜台上,但若连看过几本还不买,服务员的脸色就很不好看,那时年幼的我心情之忐忑可想而知。正是因为当时留下的这种印象和积累下来的饥饿之感,使得后来改革开放后,书店供应充足时,我便有了报复式的狂买。当然那时所买之书都是新出版物,好在那时书的数量远不如今日丰富,故那些年书店所出之文史书,几乎一一买到。再后来,书籍的品种井喷式增多,到了买不胜买的程度,终于让我体会到了书海无涯金钱有限,于是就有了选择的意识,而在选择的过程中,渐渐感受到自己对古籍的偏好,故开始购买点校古籍,再后来开始买古籍影印本,又因偶然的原因,踏入了旧书店,从而意识到:既然能买影印本,为何不买原本?更何况在上个世纪80年代初期,有时原本的价格比影印本还要便宜,这种本末倒置的状况大略持续了十年左右,而这个阶段正是我狂买古籍之时。
但我在那个时期依然不懂版本,真可谓装到篮子里的都是菜。随着古籍市场的变化,再加上自己财力有限,从此又渐渐懂得了应该买哪些古籍书才更有价值,而后又遇到了真正的懂行人指点,由此而走入了严格意义上的古籍收藏之路。但最初买书,并没有想到能买到怎样的规模,北京赛车微信群,只是不经意间走了三十年,蓦然回首,才知道自己的藏书到达了怎样的程度。
澎湃新闻:听说您的藏书楼有六百平方米,藏有八千多部、十万余册古籍善本,同时您也在为自己的海量藏书编写目录,可否介绍一下您的藏书目录的编纂方式?
韦力:其实这种说法来源于我在天津的藏书楼,因为我曾在天津工作八年,当时在那里建了一座小型的藏书楼,然而我在前几年已经将这些藏书迁到了北京,故那座书楼已然成为了别人的居所。在北京,我只是将这些书堆放在了书库内,再建一座藏书楼,这也是我的梦想所在,只是不知道何时能够实现。

专访藏书家韦力:古旧书店与买书人是唇齿相依的关系

南京古籍书店保存的传统修书工具(本文照片全由韦力先生提供)
对于藏书目的编纂,我从2003年非典时期就已开始,这个工作一直持续到了今日。编目花费了如此长的时间,乃是因为在编写过程中,几次改变体例,到近几年的最后一次改变,则是将其写成了提要的方式,这种编目方式更能揭示藏本自身的价值。近些年来,有很多图书馆都出版了馆藏善本图录,这些图录使爱书人能够看到一些珍善本的原貌,但如前所言,图录也像展览一样,仅是展示某一部书的一页或两页,无法让读者一一看到书中的各个妙处。显然将这些典籍全部影印出版,工程太过浩大,并且也不现实,而提要式的目录,则可以让更多的研究者能够知道某部藏本的大致状况。
同时,我始终觉得自己拥有这么多典籍,乃是上天赐予的福份。有些典籍在历史流传的过程中,变成了孤本,但这种状况绝非作者本人的意愿,否则的话,那些作者也用不着费心尽力写书刻书,也就是说,他们这么做的原因就是想传播自己的思想,而我有幸得到了这样的书,只是得到了书的物理形式,我并没有进入作者的思想,故这些年来,我选择性地影印出版了一些珍本和孤本,但这样的仿真出版速度毕竟很慢,而提要式的目录则等于是用间接的方式,来揭示它们的内在价值,这也就是我如此改变编目方式的原因所在。
在这里,我想做一个小的更正,那就是您在问题中的所言:第一,经过编目整理,我所藏的古籍已经超过了九千部;第二,若以册数来算,我的藏本其实没有达到十万册,而具体的数量只能等我编完之后,才能准确给出。
澎湃新闻:能否和我们分享一下您最近一次在古旧书店买古书的经历?
韦力:这些年来,我的买书由公开渐渐转入了地下,还是那句话,在拍场上与大力者决斗,虽然偶有惨胜,但同样浪费了很多弹药。挣钱毕竟不容易,爱书人都会想用有限的钱买到更多的好书,因此买书也是个斗智斗勇的过程。而这其中的秘密,我暂时还是不透露吧。
但有一件事值得念叨几句,那就是前两年我在某拍场会上买到了几件西夏文献,这些文献均为西夏文,有刻本、活字本、写本和版画等各各门类,因为西夏文献在市面流传极其稀少,而通常见到者,大多为臆造品,能够整批的出现在拍场上者,此为第一次。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此批文献在这一场拍卖会上没有引起各位大佬的关注,让我得以捡了便宜。我不认识西夏文,但我可以请专家来研究,经过他们的指点,让我明白这些所得的确珍罕,尤其其中一件的内容,可谓填补了历史空白。因此说,我的买书经验乃是要收集更多的资讯,不放弃任何一次机会。而在拍场上买书,要尽量心态平和,给出自己最高的心理限价,即使得不到,也要坦然面对,因为天下的好物不可能都到自己手中,一定要有“得之我幸,失之我命”的坦然。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