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 - 美文阅读网 !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微信文章 >

失独再育8年后的64岁母亲:脑梗辞5份工,决心活到一百岁

时间:2018-11-09 06:49 点击:
今年2月,郭敏的丈夫患病去世。而原本计划打工到70岁的她,在患上腔隙性脑梗后,也辞掉了5份兼职做会计的工作。这个一天到晚拼命干的高龄妈妈,不得不谨慎起来。

8岁的双胞胎兄妹,总是会在自己的小世界中,搜罗出一些有关“长命岁”的办法。
早饭前,正在饭桌上偷看漫画书的小男孩突然抬头说:“妈妈,你看你看,这里说,如果你连续1200个月都喝这种牛奶,你能活100岁!”
郭敏端着碗走过来,笑着冲小男孩点了点头。活到100岁,正是这个64岁的妈妈眼下最重要的人生目标。

失独再育8年后的64岁母亲:脑梗辞5份工,决心活到一百岁

郭敏带着两个孩子在上学的路上。 本文图片 北青深一度
尽管现在,这个目标正在经受着不小的考验。
失独高龄再育8年后,郭敏患上腔隙性脑梗,无法再打工,丈夫也患病去世。做了多年的“新闻人物”,失独后高龄再育曾一度让郭敏背负了许多争议,其中最多的是质疑她不负责任,迟早要将两个孩子推向社会。而这次,郭敏不想让人们觉得这些非议“应验”了。
有人建议她:给电视台打电话求助吧,人家来看你,你就哭,好再次得到同情和帮助。郭敏拒绝拍摄:“我没有眼泪了”。又有人打电话来劝说她尽早“送养孩子”,或暗示:如果有什么事,要把孩子送孤儿院吧?郭敏仍旧拒绝:绝对不送。
“我自己过我自己的,你说我怎么样,我也不理。”8年的“出名”经历使她愈发觉得:活着是自己的事。
而在那个“活到100岁”的人生目标面前,郭敏日渐笃信着“意念”和“信念”的力量。
“我有一个坚定不移的信念,我要看到孩子们成家立业,我要朝着它向前奔!”郭敏男性似的花白短发下,露出一张瘦削的脸,神情坚决,“一定要把这个目标实现,你想到就能做到!”
生活坚固又脆弱
郭敏起床时,窗外天还黑着。她走到客厅,打开日光灯,粉色塑料拖鞋在白瓷砖地上发出时远时近的“嗒嗒”声。煤气灶上的火被打着,水龙头边上是轻声的洗漱……
“妈妈,把衣服递给我。”半个小时后,黑暗的卧室里传出小女孩的声音。郭敏脚步加快。虽然太阳还未升起,但正式启动她每一天的那个“按钮”已经被这个声音按下。
“来不及啦!哥哥快去洗脸!”郭敏喊着。小男孩对着漫画书,一动不动。“快点!哥哥!去穿鞋!读英语!”郭敏催促。
“apple,happy,panda……”小女孩用手机上的学习软件读英语。小男孩在一旁搞怪学猪叫。“学完了没有!”郭敏在厨房喊道。
“坐到自己位置,准备吃饭!来不及了,快点!”郭敏表情严肃,“哥哥,不要玩了!喝水!没喝水,吃不下!快点!快点!”小男孩看着电视中的动画片入迷。
早饭吃到一半,郭敏起身吃了一片阿斯匹林,用于每天早上控制血脂,防止脑梗加重。
“妹妹快来梳头!回来再玩!哥哥快把衣服穿上!”郭敏喊。“妈妈,你昨天为什么给我穿7件衣服呢?我同学穿得少,他每个月都要上一次医院。”小男孩问。“上医院不是开玩笑的,一个妈妈没有钱,再一个妈妈也没有时间带着你一天到晚上医院。”郭敏说。“我同学每星期还去学音乐……”小男孩抬头看着郭敏。“不一样,我们没有钱。”郭敏快速给小男孩穿上外套。

失独再育8年后的64岁母亲:脑梗辞5份工,决心活到一百岁

孩子的饮食既要精打细算,也要保证营养。
一如往常,早上6点55分,郭敏准时领着两个孩子出门上学。
她们用15分钟,穿过3条马路,步行到学校。这条路郭敏已经走了2年多,但每次经过马路口,她都会停下来谨慎地查看四周,而且从不在红灯亮着时追随赶时间的行人们过马路。
她要杜绝一切意外的发生。比如,只要天气还有一丝凉意,她出门前就会戴上厚毛线帽,并确保帽子已包裹好整个头部。她严格遵照医生的忠告:不能再中风,否则脑梗会加重。在她看来,这些“小事情”是不能开玩笑的。否则,好不容易求得的生活,很可能会在这些意外的事情上“完蛋”。
“哎,这么早?”郭敏和一位在学校门口送孩子的家长打招呼。“你真早!你这两个孩子多好玩……”看着这对龙凤胎跑进学校大门,她对郭敏说。“要不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。”郭敏嘿嘿地笑。“所以说,你的选择是对的。”家长笑着说。
以前,郭敏常常会在学校门口被当成孩子的奶奶或是姥姥,她需要不断地解释说:我是他们的妈妈。现在,北京赛车微信群,很多家长都听说了她的经历。有家长会把自己孩子穿小的衣服送给她,也有人向她讨教:你怎么把两个孩子养的又高又胖的?
转身离开学校,郭敏拉着小推车奔向十五分钟路程外的早市。那里的菜是附近最便宜的,她每个周五早上会来这里买下一周的菜,一次花二三十元,最多不超过五十。她通常每个月会买1份15元左右的排骨,和1条3斤左右的草鱼,均分成4次吃。
红萝卜、豆干、油菜、芹菜是她常买的。她会在买菜当天把蔬菜外面折损发蔫的叶子吃掉,剩下里面完好新鲜的部分,放到冰箱里慢慢吃。一个月2632元的退休金,带着两个8岁的孩子生活于北京,这位做了四十多年会计的单身母亲,像一台高速运转的精密仪器,小心“算计”着自己在经济、时间,以及健康上的平衡,极力避免它们失控。
虽然已经离开了曾经生活6年的昌平区东沙各庄村,搬到朝阳区五环边上的小区居住,但现在的郭敏仍时常会坐公交车跑回原来的“村里”去买日常用品。“那边饺子四块九一袋,这里要十几块”,“这里的醋一袋要三块,那边才两块”,“袜子那边十块钱可以买六双”……郭敏细数着同一个城市两个地方的物价差,仿佛“那边”才是更适合她生活的地方。而对于每一件要买的东西,郭敏脑子里都有一份明晰的价格表,数字被精确到“每一毛”。
她还有一套自己琢磨出来的“不生病”的方法:每个周二和周三要煮绿豆吃,“绿豆解毒,不生病也不感冒”;每天晚上要吃面食,“这样孩子消化好长得高”;做面汤的时候,要放“祛湿”的姜和“预防感冒”的大蒜;每天每个人要保证吃一个鸡蛋、喝一盒酸奶,“一生病花钱更多,不如营养吃好了”。
在郭敏看来,如果一家人不生病,没有意外的事情发生,生活是可以一直在她的计划中维持下去的。
让房间里热闹些
上午九点半,窗外浓重的雾霾照得屋子里乌蒙蒙的白。郭敏打开门,把装满菜的桔色小推车拉进屋。她脱掉外套和帽子,换上拖鞋,走到电视机旁,按下遥控器的开关——这是郭敏一进家门的习惯。她觉得电视机的声音可以让房间显得热闹一点,尤其在她一个人的时候。
这个100平米的房子,是13年前意外去世的女儿留给她的。起初,在郭敏的心中,它只是一个“空房子”,里面“什么都没有”。
“我女儿死了,我就什么都没有了,要这么大的房子有什么用。”51岁时,郭敏失去自己的独生女。和很多失独者一样,她眼睛哭瞎过,也想过自杀。但最终她决定再要一个孩子,“我意念中觉得就得再要个女儿!”郭敏意志强烈。
54岁那年,她偶然间在一张报纸上看到:一个60岁的日本女人“奇迹般地”通过试管婴儿生下了孩子。郭敏想:我比她还小6岁,我能不成功?
没有医生认为她能以当时的年龄再育“成功”。直到她遇见那个被她亲切地称呼为“博士”的人——一家私立医院的医生。经过前期检查后,这个医生认为,郭敏具备再育的身体条件,称她是个“奇迹”。
通过电脑屏幕,郭敏看着3个经过筛选的胚胎打到自己的体内。“我的意念中是女孩,所以肯定是女孩。”郭敏在心中求上天和菩萨保佑。经过几番波折,花光了自己所有的积蓄以及老家母亲资助的3万块钱后,她最终怀上了双胞胎。得知其中一个是男孩时,郭敏也坚定的把他留了下来,“两个孩子长大了在北京有个伴儿”。虽然她的丈夫不同意,认为经济上负担不起另一个男孩,但郭敏坚持自己的想法:“我自己打工养活”。
两个孩子出生后,忙不迭的生活似乎一下填满了郭敏内心的那个“空房子”。为了生计,最多时她每个月打7份工,常常通宵熬夜做账。“孩子是我的精神支柱,我虽然曾经失独了,但是我有了孩子之后,重新找回快乐了,重新享受到幸福,再苦再累都值得。”郭敏觉得,这是老天爷在冥冥之中帮助她,“走这条路,成功了。”
但她没想到当年“自己打工养活孩子”的话后来一语成谶——今年2月,郭敏的丈夫患病去世。而原本计划打工到70岁的她,在去年夏天患上腔隙性脑梗后,也辞掉了5份兼职做会计的工作。这个为了自己新的“光明”和“希望”,曾“一天到晚拼命干”的高龄妈妈,不得不谨慎起来,“不能开玩笑的,你要管着孩子啊,要把他们抚养成人”。
她有时也会恍惚:如果没有这两个孩子,自己可能早已不在这个世界上了。
不久前,一个失独母亲给郭敏打来电话,说自己“活不下去了”,她问郭敏:再生一个孩子就一定能把过去的那个忘掉吗?郭敏着急地说:“不是忘了啊!有了孩子就把心思全放在这个孩子身上,你就看到光明和希望了,不是说把以前的孩子忘了。”还有人给她打电话说:我们那么老了,再生育的话,孩子那么小,以后怎么办?郭敏说:“你要自己考虑好了,身体情况和经济情况都要考虑,什么都要注意,万一小孩十多岁时你不在了,这孩子好可怜,你本身死的那个孩子可怜,这个孩子更可怜。”
突发脑梗后,郭敏曾试探过两个孩子的想法。一次睡前给他们洗脸时,郭敏说:妈妈生病了,你们要不要到有钱人家去生活?她记得孩子们这样回答:不去,不去,就要跟妈妈过,穷就穷,我们长大自己赚好多钱,每个月给你一万块钱。
“虽然我们穷,但穷还在一起吧!”郭敏说,“有了人就有了一切,就什么都有了。”
整个上午,房间里电视节目的声音一直陪伴着郭敏做家务、吃午饭。拖动着墩布擦地时,她忽然停在电视机前,被正在播放的谍战剧吸引住。这是她在每天因孩子而“充实”的日子里,难得“走神”的时刻。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